第3555章 异种生灵-《万古神帝》

    第3555章 异种生灵

    纵然修为再高,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破开朝天阙中的阵法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对方先前一直跟在他们后面。

    这等无声无息的敛气术,让张若尘和阎无神皆内心惊骇,以为是诸天级诡兽驾临。

    真是如此,可就大祸临头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虚殿外,被黑暗笼罩,出现强劲的阴风。

    在空间被《死亡天书》定住的刹那间,黑暗中,出现一道暗蓝色的纤美身影,若夜幕中的幽灵,展现出玄妙绝伦的身法,雪白如玉的足尖,接连点在天书的纸张上,落到张若尘头顶上方清虚殿的飞檐处,进入视觉盲区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!”

    阎无神满眼赞叹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能破定住的空间,能够无视《死亡天书》上的死亡神文,这绝非寻常神王、神尊能做到。

    剑气全部击空,消融在黑暗中。张若尘亦是暗道一声精妙,继而施展身法,飞上清虚殿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她凭空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蕴含嘲笑意味的悦耳声音,从四面八方传来,道:“你们两个连我的衣角都碰不到,这样的修为,进黑暗之渊,确定不是送死?”

    张若尘背负双手,身上长袍如战旗一般飘扬,观望四周的一缕缕阴风,道:“你到底是诡兽,还是太古生灵?”

    这话似乎是将对方激怒!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黑暗从四面八方压来。

    无形的死亡气息,直入张若尘的魂灵。

    只有混乱的天地规则在涌动,找不到她的真身。

    “宇宙无边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身上绽放出璀璨的真理神光,这片空间中的所有天地规则,全部显现出来,密密麻麻,相互交织,用肉眼也能看见。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锁定其中一片天地规则,手掌推出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玉树墨月在掌心前方显现出来,散发恒星一样耀眼的光明神辉。

    那股暗属性的天地规则,立即疾退,凝聚成一位身穿暗蓝色武袍的绝丽女子。她眉心有四颗月白色的星辰,如同花钿,长发扎成马尾,用紫色玉带束着。

    身上武袍,犹如软甲,流动金属光泽,散发灵雨神霞,将极具美感的身材勾勒出凹凸有致的曲线。

    她美貌惊人,与无月、月神相比,也就差了一筹。

    但,眼神中充满杀气,仿佛张若尘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并不只是针对张若尘,而是针对世间一切生灵。

    阎无神道:“难怪我们毫无察觉,原来你能够与天地规则完美融合为一体,成为天地规则的一部分。你们是天地孕育出来的生灵?”

    暗蓝色武袍女子赤着双足,落回地面,眼含傲气,道:“世间一切生灵,皆是天地孕育出来,体内皆充满天地规则,只是你们这些低等生灵无法运用罢了!藏自身于规则,与天地共存,这才是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低等生灵?若尘兄,我们这是被人瞧不起了!”阎无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想试试她的深浅?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你这个风流剑神怜香惜玉,不愿下狠手。”阎无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留个活口!我们对黑暗之渊的了解太少了,她或许可以告诉我们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休想。”

    暗蓝色武袍女子右手摊开,掌心一株散发精纯黑暗气息的植物生长出来,像某种荆棘,又像藤蔓,长满尖刺,越来越多,将她身体完全笼罩。

    荆棘藤蔓挥动间,天地规则剧烈震荡,形成一缕缕火花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手展开,撑起太极四象图景,笼罩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、时间、光明、黑暗,四种力量齐齐落下,压制那位暗蓝色武袍女子,以防她重新化为天地规则状态。

    那种状态太诡异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阎无神唤出奈何桥。

    这座蕴含无穷死亡之力的斑驳石桥,从他眉心飞出,横在虚空,将空间彻底定死。

    继而,他化身金身九丈六,逼近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一连对碰七击,佛光飞洒,黑色神劲逸散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阎无神体内响起龙吟声,打出“卍”字神符,荆棘藤蔓被击穿,暗蓝色武袍女子连连向后倒退,脸色略显苍白。

    阎无神修炼的佛道神通,对她有压制作用。

    特别是“卍”字神符落下时,天地都好像在旋转,使她体内神气无法运行。

    暗蓝色武袍女子眼神充满怨气,看向站在清虚殿上方的张若尘,道:“说好一对一,你们这分明就是二打一,哪有半分公平可言?你先撤了对我的压制!”

    张若尘笑道:“阁下好不讲理!我们几时说过,要一打一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上界生灵果然卑劣无耻!好,那就二打二,看你们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暗蓝色武袍女子眉心的四颗星辰闪烁,嘴唇动了动,低声念出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继而,位于远方朝天阙石门的方向,另外四颗星辰在黑暗中出现,与她发出相同的闪烁规律。

    一股吞天噬地的气息,向清虚殿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阎无神眉头一紧,道:“不好,有更厉害的诡兽,进入了朝天阙。她刚才使用秘法,将到达清虚殿的路线,传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向远处看了一眼,发现那道急速前来的气息修为深厚,道蕴莫测,对他形成神魂威压,绝对达到大自在无量的层次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,擒她为质!”

    张若尘从清虚殿上方跃下,快如神剑离鞘,一指直取暗蓝色武袍女子的眉心。

    暗蓝色武袍女子急速后退,掌心的荆棘藤蔓疯狂生长,向张若尘抽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张若尘一字念出。

    犹如言出法随,所有荆棘藤蔓全部断碎。

    暗蓝色武袍女子凝聚出神通,亿万道规则在掌心,衍化出一座数千里长的火域。

    手掌就是一座世界!

    可惜,以她的修为,被张若尘逼近十八丈内,哪还有半分机会?

    她的右手手腕,被张若尘扣住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另一只手,抵在她高高耸起的饱满心口,指尖吐出剑意,锁定心口下方的神海,使得她不敢再有一丝动弹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强者,哪怕斩了脑袋,也伤不到她根本。

    只有神海是弱点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阎无神倒飞而回,半个身体重重砸入地面,金身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元解一赶到了!

    为了挡他,阎无神主动迎击过去,但却被一拳打飞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张若尘沉声道。

    元解一身高两米出头,亦穿暗蓝色武袍,留寸长的短发,吐气如神龙,体内血液流动如江河,背后悬浮有一道黑色的神气光环。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张若尘身上,声音如惊雷,道:“放开元笙,否则,死!”

    元笙,自然就是暗蓝色武袍女子的名讳。

    张若尘其实也很想放了元笙,或者将她杀了,毕竟他现在的手势并不雅观,有损剑界之主的威名。

    但,元解一的气息太强,随手一拳就将阎无神打伤,若不动用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,张若尘自认为不是他的对手。而一旦动用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,力量太强,必会触发朝天阙中的杀阵。

    到时候,躲进地鼎,都未必管用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进出朝天阙,只有走阎无神探出来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这条路,已被元解一堵死。

    换言之,他们无法逃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出元解一应该很在乎元笙,自然更加不能放手,道:“阁下修为高深,我们二人就算联手,怕也难敌。但,我有十足把握,在你到达我面前之前,摧毁她的神海和神源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嘴角挂有一丝血液,从泥土中撤出双腿,道:“他们未必有神源!但却有黑暗神火,只要神火熄灭,也就身死灯灭。”

    元解一并没有妥协的意思,眼神更加沉冷,向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张若尘与他对视,按在元笙心口处的手指,随之下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元笙冷啐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张若尘修炼以来最难堪的一战,就连受制于他的元笙,眼神中的鄙夷之色,都超过了杀意。

    但面对大自在无量级别的对手,哪还顾得了那么多?

    阎无神脸上含笑,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,道:“这么僵持下去完全没有意义,你再不妥协,我就先让他们两个拜堂成亲了!你也看见了,距离那一步,已经不远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目光看过去,道:“要不我们换一换?”

    阎无神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元笙体内神气急速运转,上半身虚化,欲要化为天地规则状态。

    但,随着张若尘指尖剑气吞吐,她体内神气一滞,脸颊含羞带怒,娇哼一声,虚化的身体重新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元解一怒火冲天,偏偏却无法发作,道:“好,离开这里,去荒古废城中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元解一眼神中不无威胁之态,先一步退出朝天阙。

    张若尘、阎无神、元笙紧跟而上。

    张若尘传音,道:“为何不引动朝天阙中的杀阵对付他?”

    阎无神面露苦色,道:“这里的阵法,大多都是历代天圆无缺者留下,甚至有始祖的手段。我的确能够想办法触发,但无法操控。”

    “朝天阙的阵法,越往深处越可怕。清虚殿所在位置的杀阵,一旦引动,倒是能威胁到那人,但我们多半会死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也看见了,修为达到他那个层次,外表凶猛,实则内心细腻,一直防着我们呢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沿着九死异天皇打开了那条阵法缺口,回到尸血海洋的岸边。

    那个阵法缺口,则是进一步被阵法自身修复,变得只有鸽蛋大小,很快就会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“放人!”

    元解一的背后,飞出无数规则,凝聚成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丛林。

    “好,张若尘放人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说完这话,取出一枚佛珠,扔进尸血海洋,道:“走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