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62章 没有唢呐吹不走的魂-《万古神帝》

    第3562章 没有唢呐吹不走的魂

    子仁鬼帝,乃酆都鬼城的南方鬼帝,鬼族有数的顶尖霸主。

    但此刻,他却郁闷至极。

    张若尘那个小辈,趁他重伤之际,刚镇压了他一半鬼体,此刻,居然又追上来了!

    堂堂鬼帝,万灵朝拜,诸神共尊,却憋屈到这个地步,实在是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“张若尘,你真当本帝怕你不成?”

    子仁鬼帝抬手一掌拍出,打出一道万丈长的印法,阴风如刀,鬼纹如电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明镜台飞出,与鬼气印法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金色的佛光照亮大地,印法崩碎,无数鬼气被净化。

    “此子才破无量一千多年而已,战力竟已强横到了这个地步?”

    子仁鬼帝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这和先前张若尘凭借地鼎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的感受完全不同,此时张若尘未有使用地鼎那样的大杀器,就是正面与他硬拼,却依旧能轻松破去他的神通。

    但,出乎子仁鬼帝预料,张若尘竟直接从他头顶上方飞过,向生死两重棺和元笙追去。

    子仁鬼帝停下,盯着他离开的方向,冷笑一声:“本有辉煌的未来,却偏偏选择找死。实在可悲!”

    “可悲的是你,堂堂鬼帝,却落得这样的下场。哎!”

    一袭紫袍的劫尊者,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生死两重棺还有十万里,张若尘便打出剑诀,操控千万柄战剑,齐刷刷攻伐过去。

    纵然是黄泉大帝又如何,纵然是昔日始祖又如何,心中无惧,便可出剑一战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棺椁上的铁链挥动,将飞去的战剑,不断击碎,化为铁片。

    正在前方疾逃的元笙,胸口的血流无法止住,火神铠甲破碎,就连始祖神行衣都裂开。她感知到了张若尘的气息,心中自然是有万般不解。

    “蠢货,你追上来做什么?赶紧离开,将它引开后,本皇自有办法脱身。”元笙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已感知到了劫尊者的气息,更加不会退走,传音问道:“劫老,你可有把握与黄泉大帝一战?”

    数十万里外,劫尊者将子仁鬼帝镇压进了剑阁,轻飘飘的道:“你在开什么玩笑,老夫只是一个伪神,那可是始祖。你见过伪神,抗衡始祖的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好吧,高估你了!”

    劫尊者眉毛一掀,显然是不悦了,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老夫拥有大尊的神源,区区一具远古诈尸的始祖,却也没有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发黑,失去耐心,道:“你到底出不出手?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出手的理由。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打出的千万柄战剑,皆被生死两重棺击碎。

    同时,生死两重棺突然停下,不再追击元笙,反而飞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生死两重棺还在数万里外,就已经是阴云遮天,空气沉重,尸气浸染大地,有黄泉凭空冒出,有一座座坟墓出现在云中,无数规则如江河一般流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将它激怒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到压力倍增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但,脚下始祖靴爆发出来的速度,被弥漫在天地间的规则压制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生死两重棺越追越近,数根铁链先一步飞出,洞穿虚空,直接出现到张若尘背后。

    铁链如钢龙,鬼火吞吐,阴气厚重。

    须知,以元笙那样的修为,也只能挡住三根铁链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若被其中哪怕一根铁链击中,也绝对神体崩碎,神魂重创。

    张若尘根本不指望劫尊者,毕竟那老家伙的的确确只是一个伪神,那么多年,才悟到第十九重天宇,战力必然有限。侧面牵制,或能做到。

    要说正面与一位不灭无量抗衡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在铁链进入张若尘千丈内后,他掌心银色光华绽放,挥手间,将须陀洹白银树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万佛林在虚空瞬间显现出来,一株株白银树迎风招展,一尊尊白银佛慈眉善目。

    梵音惊天地,佛文漫长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根根铁链,撞击在万佛林中,将不少白银树打得化为银白色的尘沙,将万佛林和佛林中的张若尘震得飞出去一千多里。

    但,这些铁链,终究是没能击穿万佛林。

    那些被击碎的白银树和白银佛,快速重新生长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万佛林的中心,精神力外放,与每一尊佛相连。

    同时,神气涌出,引动摩尼珠飞向天穹,操控明镜台沉入地底,以这两件佛门至伟神器,增强须陀洹白银树的威能。

    片刻后,印雪天和六祖的光影,在万佛林中凝结出来。

    元笙提着血淋淋的碧海混元枪,追了回来,站在一条数十丈宽的地裂边缘,望向银光照天的万佛林,所有情绪,完全被郁闷和气恼替代。

    那家伙……

    那家伙身上的宝物也太多了!

    正在元笙思考该如何破局之时,响亮的唢呐声,自天外传来。

    只见,地平线上,升起九彩神辉,一位紫袍老者吹着唢呐而来。

    唢呐声蕴含浑厚神力,将笼罩天地的阴气吹散,将慑人心魄的始祖神威化解。

    生死两重棺悬浮在离地百丈的位置,一根根攻击万佛林的铁链收回。

    棺椁两端的骷髅头,悬浮在前方,嘴里发出刺耳的啸声,与唢呐声形成的音波冲击在一起,相互抵消。

    不多时,紫袍老者已来到万佛林外,将唢呐一收,身形直接穿破空间,出现到生死两重棺的上方。无数道紫色人影分散,继而重叠在一起,一拳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不动明王拳!

    九彩神辉和不动明王拳相结合,将一根根飞来的锁链,打得断碎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拳头直接与棺盖碰撞在一起,震劲如涟漪激荡,震得元笙和万佛林,皆是退移出去。

    生死两重棺从天穹坠落,砸在地面。

    大地随之沉陷,四周的泥土快速耸立起来,形成直径数万里的环形山脉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,以后还敢称自己是伪神?”

    张若尘瞠目结舌,哪想到劫尊者强得这么离谱,一拳将生死两重棺都打入进了地底。特别是始祖神气、始祖规则和不动明王拳结合在一起后,威能霸道得似能开天辟地。

    “借不动明王大尊的神力和规则,断了不动明王大尊当年留下的枷锁,从此,本帝再无任何束缚。”

    地底,响起一道浑厚悠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向西蔓延,遁离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,西方天空血光冲天,一道光束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光束中,显化出凤天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落地的一刹那,冰冷的死亡神力,冲入进地底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十万里大地板块断裂,猛然下沉,将欲要从地底离开的生死两重棺,逼得重新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天身后,恒星一般明亮的命运之门显化而出。

    命运之门释放出来的光芒,犹如亿万根绳索,将棺椁上,属于周乞鬼帝的魂雾缠住,向她所在方位拉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件神器,从凤天身周的空间中飞出,齐齐砸向生死两重棺。

    一场不灭无量级别的斗法上演,能量余波翻天覆地,数十万里之内,任何修士都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张若尘向劫尊者传音,道:“赶紧帮忙啊!”

    劫尊者一袭紫袍,羽冠束发,一派仙风道骨之感,道:“帮谁?帮黄泉大帝镇压凤彩翼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黄泉大帝威胁更大,他若恢复修为,世间谁人可挡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恢复修为,他只需拥有生前两成修为,就能杀当今宇宙任何修士。”劫尊者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那你还不出手?”

    劫尊者笑道:“但这是不可能的事啊!他要恢复生前两成修为,比凤彩翼修成半祖的难度还要大。所以,相较而言,凤彩翼的威胁更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最好别低估了黄泉大帝,他体内也有始祖神源,更有始祖神躯。残魂中,更蕴含始祖的感悟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