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饭馆小叙-《冰界神女录》

    中午过半,天行布庄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雪素等人已然下得二楼,正在布庄客房与店家结账。

    “三位客官,楼上的那几位客官当真是盗匪?”店家见三人走来,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难不成他们是盗匪,你就不给他们饭吃?”雪素生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素,别乱说话。”雪玉峰训斥。

    雪素闻言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店家就没再问,转而谈起做衣服一事,“客官,您要做的衣服我已吩咐下去,四件麻布武衣四两银子,四件貂皮武衣八两,加在一起是十二两银子,我见您面生,就收您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雪玉峰闻言点头不语,随即探手入怀拿出一钱袋,自其中取出十两银子,收好钱袋后将银子交付店家。

    “客官,那您这饭还吃不吃了?”店家收下银两后,出言询问。言罢拿出一寸长木牌递给雪玉峰。

    那木牌是过几天取衣服用的,因为做衣服的人太多,店伙计们并不清楚谁做了什么样的衣物,故此用木牌表明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你给楼上客人送去吧。”雪玉峰接过木牌,随口说道。言罢再次拿出钱袋,自其中拿出一两银子交付店家。

    “客官,用不上一两,我给您找碎银。”店家收下银子,出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们走了。”雪玉峰说道,语气很是随意,言罢搂着雪素走了。

    “客官慢走。”店家送别三人。

    不久,几人出得天行布庄,继而行于西街闹市之中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怎么让店家把我们的饭菜送给他们吃?”雪素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素,吴昊他说的没错,我们欠他一个人情,虽然他是盗匪,但却并非穷凶极恶之徒,这个人情,哥哥可能这辈子都还不上了。”雪玉峰耐心解释。

    雪素闻言思考片刻,随后出言说道,“哥哥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雪玉峰闻言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,雪素则还以笑脸,虽然雪玉峰并未低头看她,但也知她在笑。雪素没抬头看他,却也知他也在笑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。雪玉峰转头冲武方说道,“武兄,本来这会儿是在吃饭的,没想到还在这街头上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峰少爷言重了。”武方并不在乎,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武兄,以后你我以兄弟相称即可,可不要再叫什么少爷了。”雪玉峰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武方闻言思考片刻,随后出言说道,“那好,老弟,以后你我就是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以后我就有两个哥哥了。”雪素闻言面露喜笑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实则按照辈分来算,雪素应该称呼武方为叔叔,但雪玉峰称呼他为武兄,她也就跟着叫哥哥了。

    雪玉峰、武方闻言对视一笑,并不打算纠正雪素。

    谈话间,几人已然走至一饭馆门前,随即几人停下脚步,抬头上望,只见门匾上印着赵氏乡菜馆五个烫金大字。

    “武兄,你可知这赵氏是何来历?”雪玉峰向武方询问。

    “赵氏是小荷镇的大家族,世代居于小荷镇,在百姓中威望颇高,这家乡菜馆的店家便是那赵家三小姐。”武方出言解答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便去会会这位赵家三小姐。”雪玉峰点头后说道。

    武方闻言未置可否,继而说道,“老弟,这位三小姐可不是谁都能见到的,我们还是踏实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雪玉峰笑而不语,接着,三人走进饭馆。

    不多久,三人便走进了这家饭馆。

    此时已然中午过半,吃饭的人并不多。饭馆有两层楼,第一层楼是大厅房,整齐摆放着诸多桌椅,所有人混杂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倒得此时,三人也都饿了起来,就没怎么挑剔,随意坐在一张靠窗的桌旁。三人刚坐下不久,店小二便前来招呼三人。

    “三位客官,你们吃点啥?”小二向三人询问。

    雪玉峰看向武方,武方立时会意,出言说道,“辣椒炒鸡丁。”

    “小素,你还要吃鱼和鸡蛋羹吗?”雪玉峰看向雪素,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雪素微笑点头,并不说话,接着,雪玉峰转头冲店小二道明,店小二记下菜名后,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是喜欢那赵家三小姐吗?”雪素冲雪玉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素说笑了,据我所知,那赵家三小姐早已成婚,她的女儿比你还大呢。”武方戏谑说道。

    雪素闻言满脸尴尬,也不知说什么才好,思考片刻,干脆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小素,你就放心吧,你没嫁人之前,我是不会娶媳妇的。”雪玉峰知道她的心思,出言安抚。言罢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雪素这次没有笑,转而出言询问,“那哥哥,我要是这辈子都不嫁人,你也一辈子不娶媳妇吗?”言罢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雪玉峰闻言沉思片刻,出言回答,“当然了,小素,你要是不嫁人,哥哥就照顾你一辈子。”言罢将她搂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雪素闻言心中很是感动,随即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素。”雪玉峰出言提醒,言罢扶起雪素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店小二提着一壶茶走来。雪素见状起身上前,接过那壶茶,那小二将茶壶递给雪素后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哥哥,我给你们倒茶。”雪素提着哪壶茶,喜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言罢拿起三个杯子,先给雪玉峰倒茶,随即给武方倒茶,最后才给自己倒茶。实则要先给武方倒茶,但她并不懂茶道。

    武方自然也不会介意。

    此间饭馆的厅房无有舞女乐师,故此几人喝茶等菜之际面露无聊,只得以聊天取乐,以此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说吴大哥他们还会不会再来找我们?”雪素向雪玉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素,你不必担心,他们要是敢来,我就把他们全部抓进大牢。”武方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武方哥哥,你真厉害,有你在身边,我就谁也不怕了。”雪素冲武方微笑说道。言罢给他加茶。

    “武兄,今日吴昊拿的那块通行令牌,你可知是何来历?”雪玉峰摸了摸雪素的头,冲武方问道,言罢品茶。

    “我已施法感知过,那令牌是真的,并非造假,想来是那吴昊与帝国的某位法师有点交情,故此才能取到令牌。”武方解释。

    “不过老弟你尽管放心,那吴昊虽然来历不简单,但我们也不需要怕他。”武方补充。

    “看来武兄背后也有大人物了。”雪玉峰闻言微微皱眉,随即出言询问。言罢放下茶杯,雪素见状给他倒茶。

    “正是,除了南乡侯外,我还有一位身在国都做官的表兄。”武方喝茶后,出言回答。

    谈话间,一灰衣小二双手端着做好的饭菜走来。

    到得桌旁,小二弯腰低头,将手中的案放在桌上,随即将案中饭菜整齐摆放在桌上,摆好饭菜后,示意几人吃饭,言罢单手提案,转身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