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失控的杀戮傀儡!-《暗夜之主》

    “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恒眸光凝了凝,嘴角轻喃,狂暴状态下的丁野,有些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简湘云怔楞一瞬,旋即身形飘向远处,丁野一旦陷入这种状态,神志尽失,六亲不认,见谁杀谁!

    一击震退长刀男子,丁野冲进队伍中,如同化身一台杀戮机器,拳,肘,指,腿,膝,任何一个身体部位,都爆发强劲的力量,狂风暴雨般落向敌方。

    速度奇快无比,寻常士兵根本拦不住,一个膝肘顶爆一个,爆开的瞬间,喷洒的血液突然像是受到吸引一半,顺着膝盖,尽数涌入丁野体内,士兵瞬间萎缩成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十几人暴毙在丁野雷暴般的凌厉攻势下,他一拳一掌间,血肉鼓动,力量没有丝毫外泄,全部击打在敌人身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道血影爆开,又瞬间被他吸入体内。

    这一切,几乎就发生在电光石火间。

    持枪男子见到这一幕,眸中有无法遮掩的震惊,“你到底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提枪冲了上去,临近丁野时,一枪抛飞,同时铆足劲一拳轰在枪尾,长枪顿时骤然加快,发出一道颤鸣,朝着丁野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丁野没有转身,但背上如同长了眼睛,只见他倏地反手一抓,稳稳握住枪杆与枪刃接合处,衣衫被震裂道道口子,手却一点事没有。

    突然,丁野回头,眼中猩芒大放,将长原路抛射回来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男子见到这一幕,眼中惊骇,枪尖闪烁出强悍的波动,他根本不敢硬接,猛蹬大地一个空翻,枪尖擦着脊背掠过。

    长枪破空,杀势不减,直射一名洗罪营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赵恒见状,如鹰隼暴射腾空,从侧面一枪狠狠砸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巨大的力道将他震得连连暴退,踉跄着差点摔飞。

    长枪受到巨力撞击,居然仅是略微改变方向,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,将一名齐国士兵洞穿,连带着整个人窜起,最终插入地面。

    随手一枪,恐怖至此!

    赵恒和简湘云几人早已见怪不怪,迅速招呼周围的靖国士兵远离,生怕被丁野无差别干掉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两名齐国紫府境强者见到这一幕,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,相视一眼,皆是难掩震惊,“这小子是什么鬼?修炼了魔功不成?”

    魔功!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如此残暴又能吸收鲜血的,只有魔道功法能做到,当然,两人也只是听说过,真正见到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两人犹豫片刻,终究还是没敢上前,从刚才随手一枪的威势来看,寻常紫府境根本不是对手,最主要的是,任何功法,总有力竭的时候,像丁野这么狂暴,状态很难持续,而且杀点人又如何?相对数量庞大的军队,个人的力量太渺小!

    说直白点,就是怕死!

    此时的丁野,战力强得不正常!

    没了紫府境阻拦,丁野如猛虎出笼,冲入人群大开杀戒,但凡被他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击中,全都爆成一团血雾,紧接着血液被他吸收。

    丁野连杀数十人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齐国阵营内,突然响起擂鼓声。

    鸣金收兵!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齐国居然选择撤兵?

    靖国将领大感疑惑,齐国这次攻击,来得有些诡异,收得也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两国虽然频繁交战,但基本规模都不是很大,大家国力差不多,平时练练兵就行了,像这次发动近十万兵力的,近年来还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既然发动了,为何又在短短时间内,选择结束战斗?

    古怪!

    虽然疑惑,靖国将领也没选择追击,对方撤退有序,追上去也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很快,齐国兵马如潮水般撤去。

    丁野正杀得起劲,突然找不到对手,对着空气暴击,打了个寂寞。

    赵恒等人,只能站在远处警惕地看着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似察觉到没有危险,丁野攻势一敛,站在地面不动。

    简湘云戒备着挪步上前,试探着问:“小野子,醒了的话吱一声。”

    丁野缓缓抬起头来,眼中猩芒逐渐消散,下一刻,突然半跪在地,剧烈喘息起来。

    他抬眼看向简湘云,脸色瞬间苍白,“他么的,好痛啊,我是被群殴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湘云面色古怪的看着他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赵恒凑了上来,僵硬地扯出个笑容,“群殴个屁,你丫的,狂起来连我都打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丁野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旋即,他眸光一凝,向赵恒投去征询的目光。

    赵恒点头,“没错,你又进入那种狂暴状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杀了多少?”丁野弹射起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有点懵。

    这是重点吗?

    看丁野急不可耐的样子,似乎对自己突然发狂根本不关心,只惦记人头数。

    赵恒愣了下,如实道:“几十个吧,具体要看执旗军的统计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补充:“主要是对方撤得快,不然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牧野猛地一拍脑袋,勃然大怒:“齐国统帅脑子进水了吧,老子好不容易雄起一次,不能等我杀满一千再撤吗,他么的,不讲武德!”

    赵恒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那副痛心疾首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听听,这是人话吗?

    难不成要人家排着队等你来杀?

    简湘云拍了拍他的肩膀,感慨道:“看来以后不能惹你了,狂暴起来,姐扛不住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野子不狂暴,你也不一定扛得住……”左手刀蒋坤突然一脸贱笑。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皆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笑容里,多少掺杂了些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    就连脾气火爆的简湘云也罕见的没发火,反而戏谑打量着丁野,调笑道:“小身板倒是挺刚,就是不知道实战效果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丁野的脸色瞬间就黑了。

    么的,你别乱说。

    不然试试?

    当然,只敢肖想一下,万万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赵恒几人对视一眼,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突然,丁野眉头皱了起来,疑惑着问:“我发狂起来,到底是什么情况?真的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赵恒看着他,没吱声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血腥残暴,力大无穷,只知道杀戮。

    还厉害吗?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么,连他这个资深紫府境都不敢硬抗。

    偏偏他还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这话问的,有点打击人了,赵恒忍不住想削他。

    简湘云斟酌了下,开口道:“怎么说呢?你狂暴起来,战斗力至少暴涨十倍,别说淬体境,就算寻常紫府境都不是对手,当然,一些厉害的紫府境或者天才级的紫府境另当别论,毕竟同境界也分强弱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赵恒极度郁闷,这话就差指着他的鼻子说了。

    顿了顿,简湘云接着道:“不过那种状态,有利有弊,虽然力量暴涨,战斗意识极强,但冷血凶残,敌我不分,这么说吧,就像……一台没有神志且失控的杀戮傀儡!”

    丁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听说,但他还是有点慌啊。

    强归强,不受控制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要是哪天突然发狂,岂不是连自己人都照杀不误?

    想到这儿,丁野再次感慨:“我太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,再次古怪地看着丁野。

    好家伙,感觉跟炫耀似的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地方,那种状态简直就是强悍的保命手段,相比起来,暂时失去理智算什么?

    活着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没多久,靖国这边也相继回营。

    洗罪营伤亡惨重不说,还得留下来打扫战场,俗称收尸。

    折腾完,丁野洗了个澡,返回房间,仔细查探身体。

    骨骼,血肉,筋骨,皮膜,一个地方都没放过,他甚至在手臂上划破一道口子,盯着血液揣摩半天,又用手指捻一点放在嘴角尝了尝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一切正常!

    哪怕一点细微的变化也没有,很明显,按赵恒等人的描述,自己身体绝对有特殊之处,到底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狂暴就会吸血,难不成是吸血鬼?